不该遗忘的南通传统历史文化习俗!
生活服务
作者:
视觉南通
2018-07-28 05:00

原文标题:不该遗忘的南通传统历史文化习俗!

视觉南通微信号:nantong-vision

点击上方"蓝色字"可关注我们!

南通人的一些文化习俗

南通,江苏的一个地级市,位于江苏东南部,长江三角洲北翼[1]  ,简称“通”,别称静海、崇州、崇川、紫琅、北上海,古称通州,历史悠久,自后周显德三年(956年),南通建城至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。

春秋战国时期,吴王夫差灭邢(海安西部,如皋西北部当年属邢国地),北霸中原,“封其民江淮间”。公元前506年,吴楚交战,吴破郑城(湖北江陵县东北),郧国遗民在吴国发动下参加了复国斗争。不久楚败吴,郧民随吴军东撤,后安置于海安县立发乡一带。前473年,越灭吴,都城北迁琅琊(今山东胶南县境),大举向北移民。汉初,东瓯王举国徙江淮间。几次移民都有一部分散落到海陵(时称海阳今天泰州市)一带,他们将吴越文化带到了这里,形成了一种南方文化北上的趋势。

西晋末年战乱,北方少数民族南下扰掠中原,史称永嘉之乱。至东晋,南朝三百年间陆续迁至长江下游,其时海陵一带移民人口猛增几十倍,北方文化和南方文化在这里相遇。

约六朝梁元帝时(552年),长江口出现的壶豆洲(又名胡逗洲)便有流人煮盐为业,这些流人大抵指流放犯人也有无业游民,主要来自江南常州(今常州、武进、宜兴、无锡、锡山、江阴一带),这些人基本上保留了吴越文化的特性。隋时胡逗洲属海陵,唐玄宗时因军事上的需要,狼山成为浙江西道节度使管辖下的一个军事据点,胡逗洲成了浙江西道常州的辖地。唐末军阀割据,吴兴(今浙江湖州)人姚氏家族三代(姚存制、姚廷、姚彦洪)统治胡逗洲(其时称静海)、东布州达半个世纪之久,其军队和家属有万人之多,多为吴兴人,其时南方文化占了统治地位。 

后周显德三年(956年),周师克淮南,取南唐长江以北地区,升静海都镇为静海军,属扬州,不久改为通州,设静海、海门二县,由于静海岛与大陆涨接并改属海陵郡管辖,静海人与如皋等地的居民交往日渐频繁,同时又有大量的海陵人来往于两地之间或定居。至元初,北方又有犯人流放到通州,南方文化的影响似乎逐渐减弱。但元末张士诚起兵江南,明永乐初燕兵之乱,使大批江南居民移居如皋。鸦片战争、太平天国时期,不少江南商贾和手工业者纷纷来如皋安家落户。

由东布洲形成的海门岛,当初亦为流放犯人之地,流人亦来自常州一带,由于隔了130多年才与静海县涨接而造成的文化隔离,使海门人始终保持了吴文化的特色。至明初,一部分拥戴过张士诚的江南士民,被惩罚性地强迫迁移到吕四港一带。他们于常熟白茆港集结,渡江来到吕四,这就是民间所说的“白茹抽丁”,他们同样保留了江南文化的风土人情。至18世纪初,崇明人陈朝玉(1688一1761)率妻来到海门,沿江岸垦殖,并带动了大批崇明人迁来江北。他们辛 勤垦殖,使沿江新垦地渐成村落。其时海门境内一万多人,崇明人近三千人,以后200年间不断有崇明人迁至海门。至近代纺织工业的形成和兴起,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安徽、浙江、广东、上海、镇江等地工商户和其他人至南通定居、经商和进行文化交流。南方文化的影响几乎一直延续着。

通剧

我们家乡南通的戏剧想必大家小时候都听过,我们都叫它僮子戏。通剧发源于楚越的“以舞降神”的巫觋与当地的方言、文化、风俗、民情交融,同化逐渐形成了有鲜明南通地方色彩的古巫觋的另一个分支——南通僮子。建国后,利用其说唱形式,演现代剧,推陈出新,逐步改造成为通剧在编导、表演、音乐、舞美等方面都有提高。现在南通僮子不仅被列为专门课题重点研究,而且越来越引起国内外学者的注重和兴趣。

不该遗忘的南通传统历史文化习俗!

海安花鼓

南通的习俗里,比较独特的就是“放烧火”了,想必大家小时候都做过。起源于远古人们对火和火神的崇拜。远一点的可以翻翻《诗经》:“去其螟塍,及其蟊贼,无害我田雅。田祖有神,重畀炎火。”说的就是乡野阡陌农夫手执火把驱虫赶兽,护卫田禾的情形。近一点的可以看看我们的老前辈、清道光初南通诗人李琪的《崇川竹词》:“山村好是晚风初,烧火连天锦不如,但祝麻虫能照尽,归来沽酒脍池鱼。”诗后原注:“元夕放烧火,谓之照麻虫。”这首民歌体的小诗告诉我们,当年南通民间“放烧火”的场面十分宏大壮观,连城里的红男绿女、骚人墨客都要赶去争看热闹。“放烧火”的时间有多种说法,俗谚有云:“三十夜子送百虫,一送永无踪”,农人们回忆的日子有正月半、正月十八、二月二、二月十三、二月十九等等。形式大致相似。2003年,央视和南通市政府联合组织拍摄《正大综艺》栏目《节日缤纷》把它搬上荧屏,让更多的人了解南通,了解这一奇俗。

不该遗忘的南通传统历史文化习俗!

正月十五“放烧火”

“南通的习俗里,比较独特的就是“放烧火”了,想必大家小时候都做过。

起源于远古人们对火和火神的崇拜。远一点的可以翻翻《诗经》:“去其螟塍,及其蟊贼,无害我田雅。田祖有神,重畀炎火。”说的就是乡野阡陌农夫手执火把驱虫赶兽,护卫田禾的情形。近一点的可以看看我们的老前辈、清道光初南通诗人李琪的《崇川竹词》:“山村好是晚风初,烧火连天锦不如,但祝麻虫能照尽,归来沽酒脍池鱼。”诗后原注:“元夕放烧火,谓之照麻虫。”这首民歌体的小诗告诉我们,当年南通民间“放烧火”的场面十分宏大壮观,连城里的红男绿女、骚人墨客都要赶去争看热闹。“放烧火”的时间有多种说法,俗谚有云:“三十夜子送百虫,一送永无踪”,农人们回忆的日子有正月半、正月十八、二月二、二月十三、二月十九等等。形式大致相似。2003年,央视和南通市政府联合组织拍摄《正大综艺》栏目《节日缤纷》把它搬上荧屏,让更多的人了解南通,了解这一奇俗。

不该遗忘的南通传统历史文化习俗!

不该遗忘的南通传统历史文化习俗!南通侗子会 不该遗忘的南通传统历史文化习俗!

从前,南通郊乡每年秋熟登场之后,总要举行“侗子会”,又叫“圩塘会”,由圩塘中德高望重的老者主持,选定在月中望日,邀请侗子演戏,借助“天灯”,寻求欢愉。建国后,“侗子会”风俗不复存在,侗子也转为通剧艺人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不该遗忘的南通传统历史文化习俗!

不该遗忘的南通传统历史文化习俗!元宵节不该遗忘的南通传统历史文化习俗!

亦称上元节,俗称正月半。南通旧时从正月十三开始上灯,正月十八落灯,有“十三、十四神看灯,十五、十六人看灯,十七、十八鬼看灯”之说,并有“上灯圆子落灯面”之举。

不该遗忘的南通传统历史文化习俗!

不该遗忘的南通传统历史文化习俗!灯节

旧历正月十三日“上灯”,十八日“落灯”,这六天谓之灯节。灯节期间,南通城里城外,有好多庙宇装灯。十五、十六两夜,有好多店家在店门口放烟火,看的人也不少。自正月初一起,十字街一带,有许多卖灯的。,卖的是马灯、狮子灯、兔儿灯、虾蟆灯、走马灯、球灯等等,都是以蔑为骨,以彩色纸糊的,至迟卖到十五、十六日结束。民间所挂的神子,有人家正月十八落,也有二月初一日落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不该遗忘的南通传统历史文化习俗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独特的茶文化

不该遗忘的南通传统历史文化习俗!

说了节日习俗,我们再说说南通独特的茶文化。明清之时,有徽商来南通经营茶叶。洪立大、方生大、方振大、高隆吉等多处的百年老店,那里卖“明前”“雨前”的龙井、碧螺春、黄山毛峰等名贵的茶叶,系城里宦官、财主人家饮用的,一般的平民百姓,喜欢的是珠兰茶叶,有的甚至只买“粗茶”与茶叶末。

过去南通城的一些商店,在每年夏季一早将烧好的茶水,倒进茶桶或茶缸内,另有一盘清水和几只茶碗,供行人与干苦力的人解渴饮用。郊区农家在夏收夏种之时,早就准备好一桶茶水,以茶叶、藿香、佩兰、竹心泡制,俗称“凉茶”,带到田间、场头劳作休息时饮用。从前,穷人家的孩子为学门手艺,每当去学徒拜师时,首先向师傅、师母跪拜敬茶。乡村的小孩送到私塾拜先生识字,也是跪拜先生敬茶,家长送上红包,俗称“茶礼”。平日,农家来了亲戚、朋友,首先以茶相待,俗话说“客来烧茶”,这已成为约定俗成。旧时,泡茶讲水,认为天落水为上等,特别是雪水储存在缸内一两年之久,烧水泡茶为佳。其次是井水,如城南的习家井,孔庙内后面的前井,天宁寺西侧大井,水质甘甜。城内的许多井水不如以上三座井水。一般民居烧茶煮饭,都用的城河水。中国戏剧大师欧阳予倩在通主持伶工学社教学时,尤喜爱天水泡茶。如今的南通城已有既清洁又卫生的自来水,用它烧茶真有雨露甘甜之感受。

不该遗忘的南通传统历史文化习俗!不该遗忘的南通传统历史文化习俗!来源:抚摸南通  编辑:王婷  实习编辑:李凡

如遇侵权问题,请及时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,谢谢~

长按二维码,轻松关注视觉南通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欣赏更多作品
【声明:本文“不该遗忘的南通传统历史文化习俗!”文章地址:http://www.393833.com/shenghuo/2927.html,作者来源均有注明,转载请保留出处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南通信息网的追责。】